广州都市报

您现在的位置: 非处方药 > 非处方药储存 > OTC老菜鸟小谢的销售经七

OTC老菜鸟小谢的销售经七

发布时间:2017-8-6 16:40:10   点击数:
OTC老菜鸟小谢的销售经(连载七)虎头蛇尾,深陷泥淖(中)

题记: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OTC人的生活依旧充实,大家有什么收获吗?下个星期就是本月最后一周了,大家有什么打算吗?大家在这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定要加倍努力冲刺哦!记住拜访率是销售上量的最基本保障!还在愣着干嘛?快出门拜访客户吧!

OTC老菜鸟小谢

在看到手机显示屏上Z经理电话的时候,我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反正就是有点不自在,接通了,还是那蹩脚的普通话。

“小谢吗?”

“Z经理,是我。”

“市场跑的怎么样了?”

我就把最近的工作跟他说了一下。

“听说了,你表现不错,我这边有一个同事要离职了,他走了,他的市场就没人跟进了,趁着你现在的市场还没有稳定,不如把这个市场交给他们,来江北,这个同事的市场很广阔,对于你来说,大有作为,你不相信可以去找开票员们帮你调一下数据,你分析一下。”

“可是Z经理,江北市场离我太远啊!”

“不要紧,每天公司有车子过江北,你可以跟车过来,跟车回去,这是个机会,你一定要考虑一下,我跟G总也沟通过了。”

“......”

一下子,我又迷茫起来。

满腹疑惑的我,点着一支烟,想到了小Y,嗯,就这么定了,先找小Y了解一下情况。

下了公交车,整条大街上已经是华灯初上,借着灯光正好看到小Y刚刚从前面一班上面下来,于是追上他,“Y哥,晚上一起吃饭吧,上次你教了我那么多,还没感谢你呢。”

小Y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于是二人一起进了租住的城中村,找了个烧烤摊坐了下来,叫了一件冰的哈啤,第一瓶一饮而尽,小Y一口气喝完了一瓶冰啤酒,“MD,江城的夏天实在是太难过了。”

边吃边谈,“听说江北一同事离职了......”

“你是说小S吧?”

“我没什么印象啊。”

“就是那小子,又黑又矮的。”

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第一次见他是在财务室,正跟财务扯皮呢。

“他的市场如何?”

“潜力挺大的,都是大门店,不过听说都很难缠,很多货款都结不回来,他做的挺累,公司对他也不满意,所以他也不准备做了。”

“原来是这样啊。”

“怎么?那边老Z是不是要挖你去补缺啊?”

小Y好像已经知道了一切,笑眯眯的说。

“他下午打了个电话我,说是跟老G都说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所以问一下前辈你。”

“老G定了的事情,很难,既然他这么说了,你是去定了,不过,你去了一定要小心,财务问题是首要解决的问题。”

“那我明天去问问老G,H经理会放我吗?”

“他不放也得放啊,他也要服从老G,服从公司啊!”

在老G和老Z的注视下,我又在小S的客户交接表上大笔一挥,我这又进入了另外一个团队,这是一个转折,也是我两年多痛苦工作的开始。

拿着交接表和财务对了一下账务,根据统计,宝辉大药房的W总,截止今天,欠款1.万。

我从财务大笔一挥把对账联拿在手上,根据他们提供的路线,直奔宝辉大药房。

公交车跟甲壳虫一样在长江大桥上爬行,而这也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的欣赏这架由前苏联人设计的大桥和中国第一大河——长江。

看着滚滚东流的大江,感觉《三国演义》小说开始的那阙《临江仙》真的是意义深远,小S奋斗了几年,终究抵不过时代变迁而离去,我作为一个后来者,不能有一丝怠慢,一定要把他留下来的市场干好。

手上只有公司给的资料,这宝辉大药房公司高价药进的占比挺大,估计应该在一个豪华社区里。

果然,在一排排别墅之中,找到了这个门面。

负责财务的是徐会计,一个很凶的江城老女人,我拿着账单给她看,“我们店什么时候欠这么多钱了?”

“您对一下嘛!”

“对什么对啊?你看不到我在忙?先一边站着等着去!”

站了约半小时,我有点急了,“徐会计,您看看?”

“催什么催啊?你带着4只眼睛,还看不到我在忙啊?”

尖酸刻薄的话语,让我想找个洞钻进去,但是找不到,只能傻傻在旁边站着。

又是半小时过去了,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徐会计开始收拾提包,看样子是要准备出去。

我就又说,“徐会计,我来一趟也不容易,您看看?”

“我下班了,明天再说!”

脑海里瞬间一万只羊驼飘过......

听说江城老女人泼辣,没见过这么尖酸刻薄又不讲理的。

第一次拜访江北客户,就遭受了这样的打击,但是我还是强忍着怒火,第二天一早又来到这个门店。

一进门看到一高大魁梧的男人,看着我进来,和颜悦色的问道:“需要什么?”

“我是XX药业的小谢,原来我们这边是小S在做业务,他因为业绩表现好,被提升为江南片区经理了,江北的业务我来接替。”

“哎呀!你好!你好!”伸手要跟我握手。

因为昨天的不愉快,我本不想伸手,但是人家一长者先伸了手,我就象征性的跟他握了握手。

“XX药业,是我们的最重要的合作伙伴,我们合作了七八年了,小S是个不错的孩子,终于升了职。”

我意识到了,这就是他们说的W总,果然是“长袖善舞”之人,又是一万只羊驼,“原来小S的货款,还欠多少啊?你看看,等会儿让徐会计给你对了,开个支票给你,我还有事,你去找徐会计吧。”

原来这么简单啊,但是我还是留了个心眼,“W总,您还是去给徐会计打个招呼说说这个事吧!”

“好!”

徐会计得到了W总的指示,才肯跟我说了句正常话:“单子给我看看。”这个老女人对着电脑点了几下说:“嗯,这些都是代销的,我基本上没动销,销的金额也不大,你等着下个月再来吧!”

“不是啊,这1万千多的货,您连两千都没卖到吗?”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纠结啊?原来小S做的时候,从来不像你这样,我们财务紧张、没空对账,他都会给我们延期,看看你,像是刚刚开始跑业务的吧?像你这样,怎么能跑的好业务啊?别以为找到我们老板了,我就给你结,谁愿意把自己手中的钱给别人啊?”

这个时候已经是十万只羊驼了。没办法,走出了这个门店,第一想到的是,通知开票部,停这家的货!

但是小S在公司客户资料里面这宝辉大药房可是写的“月结”。

财务可不管怎么样,超期一个月,收%的利息。月初拿薪水的时候,我这个月的提成正好跟小S给我的几个门店的罚息相抵,相当于只拿了底薪。

宝辉大药房,只是小S留给我客户中的一个典型代表,底薪让我一个新来江城的人根本无法生存,我只能在江北慢慢的开发别的门店。但是还是解决不了问题,有时候,甚至底薪都会被扣去......

时间一长,我原来的激情一点点的被侵蚀了,甚至有了点厌倦,我也开始像几个老业务那样,开始偷懒,不出门在家打游戏,睡大觉。

但是问题还是要解决的,只是不是我这个新人外地人可以解决的,被负能量围绕,负面的情绪,让我一步步的走向了OTC的泥淖之中......

年7月4日

武汉

医药营销及管理







































北京哪家医院治白癜风最好
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办法


转载请注明:http://www.shoujik.com/fcfycc/285.html

热点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
网站简介 | 发布优势 | 服务条款 | 隐私保护 | 广告合作 | 合作伙伴 | 版权申明 | 网站地图

当前时间: